25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提克苏恩老师,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您会把预防魂魇类型的魔法放在我们修行的首位。”瘦高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对端坐在椅子上的老人问道,言语里的尊敬倒是准确地凸显出他的心境。

因为少了乌提尔齐,他们暂时无法开启今日的课程。趁着难得的闲暇时间,少年头一次问出了心中的困惑。

这显然不是他一个人的困惑,很多双明亮的眼睛也齐刷刷地看向了提克苏恩,目光里也多是洋溢着期待之色。

伯爵领地内所学和米修蓝学院一贯以往的教导有所不同,它不再是旁征博引地给这群少年少女定下全面扎实的基础,而是着重于发掘他们各自的潜力,兼顾学习一些偏杂的知识。

但即便是偏杂的知识,它们也奇迹般的在教导者手里形成了完整体系,仿佛那人为着这一刻准备了将近半生。

提克苏恩停下笔头上的动作,他淡然地将羽毛笔搁置一旁,遒劲笔锋下的数段文字表明了其笔耕不缀缘由——那是他的日记。

“帕斯楚,你知道长公主殿下大费周章地给我腾出这块土地,其目的是为了什么吗?”他轻轻地对少年问道。

一年半的时间一晃而过,岁月给帕斯楚的面容平添数分成熟,越发得接近他的父亲。

“为了对付冷月吧。”帕斯楚犹豫了会,将“余孽”这个词给咽了下去。

“是啊,为了对付冷月。”提克苏恩扬起头,目光却是渐渐飘向了空处,似是在怀念过去的事宜。

似乎是沉默了很久,放空的目光重新聚神,看向帕斯楚:“我们曾经对付过凡森帝国境内的一些冷月信徒是吧?”

没等帕斯楚回应,他马上接应了下一句话:“因为大抵不会超过三环,战斗的主力是你们这群孩子。你们有发觉他们的不同之处吗?”

不同之处?

帕斯楚还从未在意过那些东西,他询问似的看向身后的少年少女们,试图从他们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答案。

结果显然是令他失望的。他们对曾经那一战的印象不甚深刻,彼此目光里皆是透露着茫然。

帕斯楚只能靠自己。

就提克苏恩所言,魂魇类型的魔法显然是和冷月脱不了干系的。它在五色法术力中归属蓝黑两色,也就意味着冷月的魔法大概率与这两色挂钩。

由此为基础,过去隐约淡忘的记忆在脑海里逐渐变得清晰。静谧结界、虚影、幻身……等等诸多法术都脱离不了此类范畴。唯一的例外在于冷月尚有少部分人掌握了红色法术力。在五色法术力里,红色是临近黑蓝双色法术力的颜色,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那么,教导的目的就呼之欲出了。因为魂魇魔法的要求比较苛刻,需要精细的法术力掌握能力,那也就是说起码得是四环以上的法术师才具备施法的能力。所以当日的冷月信徒们没法展示出这类能力。

可今时不同往日了。因为醒神仪式,法术力的积累变得更为迅捷,见微知着,突破到四环及以上的生灵也会越来越多。他们就不得不去防备冷月在这方面所做的文章。

厘清脉络后,帕斯楚将他的想法缓缓道来。提克苏恩依旧沉默不语,这让这个孩子莫名有些忐忑。

难道……他的分析出错了?

“你确定吗?”提克苏恩突然问道。

帕斯楚一愣,不明所以地答:“我确定!”

他重新理了一遍思绪,确信没有出现问题。

笑容在提克苏恩的面上浮现,他满是赞许地看向帕斯楚:“你分析得不错。”

“你们是凡森未来的重要支柱,也是要冲锋在对抗冷月最前线的人。在法术力日渐繁盛的当下,昔日冷月王朝残留的秘辛,你们也需要适当了解起来了。”

“就比如魂魇类型的魔法?”

提克苏恩正欲点头,沉重的敲门声响起,众人的注意力一时间都转到了声音来源处。

“是乌提尔齐吧!”斯图路百无聊赖的面孔上泛起喜色。

处在角落默不作声的山德鲁快步赶到门口,将门从内打开之后,三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这倒有意思了,乌提尔齐。长公主殿下是要你去迎接我们的大英雄啊……”他微微裂嘴,侧身给他们让出条路。

大英雄?是谁?

声音不大,可在场的人都身具一定的实力。他们好奇地想要看清来者。

“山德鲁老师,你就别打趣我了……”少年哭笑不得地走进屋内。在见到众人后,面上的无奈为浓郁的喜悦所替代:“好久不见啦,诸位……”

“好久不见了……提克苏恩爷爷……”

“莫离?!”

几乎是同一时间,众人惊错起身,彼此的声音混在一起。

少年少女们的友情并未因时间而断链,只是很短暂的恍惚过后,他们一齐涌向了门口。紧跟在莫离身后的心然被他们的热情吓了一跳,略显不安地紧攥着莫离的手。

“你都去哪了,怎么交流会一结束就不辞而别了?”斯图路迫不及待地问。

“的确,还想感谢你呢……”

“赞同,走得好突然啊……”

伊丽莎白和维多利亚不知何站在了乌提尔齐身旁,一附一和地对着莫离说道。

“呃……总之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不太好开口……”莫离含糊其辞,试图糊弄过去。

“而且,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好在经过一年半的成长,众人也都明白人各有私事,也就没有刨根问底。莫离这才有余地领着心然走出人群来到提克苏恩面前。

这个老人才是众人里最激动的,但也是众人最为含蓄的。尽管莫离不是他血缘上的亲人,但在其心底,这个少年永远占据着首位。过去多年的陪伴已深入彼此的记忆,再相逢时已不是简单的言语可以描述内心的喜悦。

“回来了,回来了好啊……”有很多话想说,但字眼都冒到嗓眼了,却只是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提克苏恩欣慰地看着莫离,很好地掩饰着心中的失落。

这个孩子已经长大了,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倔强地和他说要修行剑技的那个小不点。提克苏恩甚至已经感知不到这个少年的实力,或许他早已抵达了另一个境界,也就是他们旅法师习惯称之为“心域”的境界。

心然在这时候松开了紧攥着莫离的手,她默默站到一旁。少年递给她一个感激的目光,随后俯身拥抱了老人。

同样是说不出来的千言万语,藏在他们心底的话语融汇到这个拥抱里,再度分离时,彼此都深知了对方的情感。

“我没有来晚吧?”莫离轻声问道。

“时间刚刚好。”

在他们身后,帕斯楚略带艳羡地看着这对爷孙的互动。但很快,他觉察到有人环住了他的手臂,紧跟着惊人的柔软贴在了他的胳膊上。

他微微别过头看着靠过来的女孩:“蒂兰殿下,怎么了?”

“你突然就有了很多心事呢。”女孩温声细语,眸子里带着似要包裹住这个少年的温柔。

“因为他回来了吗?”她问。

帕斯楚很肯定地点头。

“但你并不着急和他打招呼呀……”

帕斯楚默了默,用法术力将自己的声音单独送到蒂兰耳畔:“这不用急的,事有轻重缓急,做朋友的静静等待就好了。”

“哦!”蒂兰乖乖巧巧地点头。

果然就如帕斯楚所言,在莫离和提克苏恩交流完毕后,那个男孩带着心然走到了他们跟前。

“帕斯楚,你跟蒂兰殿下是……”看到他们这幅如胶似漆的样子,莫离秒懂。

“这事就就比较曲折了,如果你就想知道的话,有时间可以解释给你听。”帕斯楚是笑着说的,笑容很温柔。

莫离看向他的眼神也揶揄了几分,毕竟能让帕斯楚有这般改变的情况可不多见。

“蒂兰殿下可能没见过吧,介绍一下,她是心然。”莫离给心然让出半个身位,好让这个女孩更直观地出现在蒂兰面前。

“嗨!”心然笑眯眯地跟蒂兰打了声招呼,“我曾听莫离提起过你呢。”

“我吗?”蒂兰吃了一惊,有些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心然酒红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狐狸般狡黠的光泽。她拉起蒂兰向着伊丽莎白和维多利亚的方向跑去。

始终黏着的女孩突然离开了,莫离略有不适地看向了她的位置。心然似有所感地别过头向他简单眨了下右眼,而后便和那些女孩一起聊着什么别样的话题,只给他留下一个姣好的背影。

“大家都是长大了呀……”帕斯楚淡淡的感叹了一句,随后问道,“莫离,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

“我也不确定。”

“不确定?”帕斯楚为这个答案愣了几秒,他很快想通了事由,问,“因为你妹妹的事吗?”

“嗯,我想和过去做个了断了。”少年坚定地答道。

“那你回来的时间还挺微妙的。”

“我知道,凡森帝国想要和都维玛帝国联合,协力对付冷月,是吧?”

“这件事长公主殿下还在谋划,算算时间也就是近几日会发生的事。”

莫离若有所思地点头:“那确实蛮凑巧的。”

“当前局势其实不容乐观。因为醒神仪式的缘故,欧斯汀克地脉法术力的浓度出现大幅度的增长。饱和的法术力有利也有弊,它不仅是拔高了我们的上下限,冷月的上下限也会因此被一并拔高。”

“放在过去,他们可能没法凑出充足的战力,但是现在嘛……有点不好说了。据我所知,近一年来的格尔兰度大陆上已经出现了不下一百起冷月信徒出没的记录。”

“这个数据是往年的二十倍。”帕斯楚神情严峻,“即便是凡森帝国境内,也有五六起这样的事件,而都维玛帝国更是二十起起步。”

“冷月的问题……当真如此严重了吗……”莫离的神情也变得严峻了起来。

这对他而言可算不上什么好消息,冷月的实力越强,他想救出罗兰的难度就会越大。

“想开点,如果冷月信徒出没的痕迹如此之多的话,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开始按捺不住了,你通过他们找到罗兰的概率也就越大。”岚适时地安慰道。她看得出来少年忧心忡忡,需要有人去点醒他。

“的确如此……”经此提醒,莫离茅塞顿开,“谢了,岚。”

“小事情。”女孩轻轻地哼着来源未名的小调,飘向了心然的方向。

“帕斯楚,现在米修蓝方面还有其他计划吗?”

“你在指什么?”

“备用计划,因为联合的事情不可能一帆风顺。”

“有。我们试图通过凡森帝国境内出没的冷月信徒去反推他们的领地。”

“有结果了吗?”莫离眼前一亮。

帕斯楚满是惋惜地摇头:“不行,冷月信徒的忠诚你我都是知道的,想要从他们嘴里掏出东西来,难如登天。”

“除非……”

“除非?”莫离心念一动,他好像是知道帕斯楚想说什么了。

“除非他们内部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其中一方需要依托格尔兰度大陆当下的力量。”

“不过这个概率也太小了。冷月的公主就是他们心中最完美的支柱,只要有她的存在,冷月众就很难出现这种矛盾。”

那就只能看这次联合的结果了。

此次联合即使阳谋。

如果冷月并未得知这个消息,两个帝国就顺理成章的达成联合……至少是明面上的联合,就更有理由对付在格尔兰度大陆上肆虐的冷月信徒。

但如果冷月得知了这个消息,他们就不得不派出相应的主力来破坏此次联合。用他们一贯以往的伎俩来挑起帝国间的战争。

莉薇为了后者准备了太久太久,她亦是持有一个目的——从后者的风险中火中取栗,用凡森未来的支柱们为矛,在这场博弈中洞穿冷月的主力,并寄希望于有所战果。

莫离明白,这场博弈已经到了最为紧张的时刻,双方都已准备好筹码,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25小说网推荐阅读: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重生魔帝还带攻略百科,我无敌了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诸天从长津湖开始穿越异界,我用一把长枪吊打四方逆天仙帝辞职之后就出道,唱跳修路建学校我在修真界坑蒙拐骗狩猎仙魔梦游症之外星探险雷雨之挣脱囚笼C小姐的婚后生活解析洪荒玄幻之神级暴君重生成双面校草的心头宠劣根枷锁琴瑟别想好魔后你别跑白千羽的日常生活之国漫邪魅小阁主的腹黑妻我开局强吻了女帝袖手天下情全球高武:女儿带我亿万倍修炼回乡去当网格员浮萍舟游仙品小农民从蛇开始进化爆火后想离婚被裴先生摁怀里亲遮天:洪荒真龙!你管我叫小蛇?无限复原:开局修复仙骨神髓萌妃倾城:国师绝宠离元诀强吻主角师尊,必死的我居然活了开局签到红尘仙攻心日常,我家总裁很霸气玄天一剑报告霆爷,夫人每天都在线装乖井梧潇潇见证变强,我一人杀穿黑暗诸天凶案一号记录独战一生盛世华庭之帝妃难当西游:我打造了炼狱版八十一难风魔叶罗丽仙境之重轮回剑斩苍穹我就是剑我的地下城与魔物玄幻:娘胎修炼,开局绑定天道老婆!饿龙物语驭兽狂妃:魔君乖乖让我宠开局签到五行灵根
25小说网搜藏榜:梦游症之外星探险雷雨之挣脱囚笼C小姐的婚后生活解析洪荒玄幻之神级暴君重生成双面校草的心头宠劣根枷锁琴瑟别想好魔后你别跑白千羽的日常生活之国漫邪魅小阁主的腹黑妻我开局强吻了女帝袖手天下情全球高武:女儿带我亿万倍修炼回乡去当网格员浮萍舟游仙品小农民从蛇开始进化爆火后想离婚被裴先生摁怀里亲遮天:洪荒真龙!你管我叫小蛇?无限复原:开局修复仙骨神髓萌妃倾城:国师绝宠离元诀强吻主角师尊,必死的我居然活了开局签到红尘仙攻心日常,我家总裁很霸气玄天一剑报告霆爷,夫人每天都在线装乖井梧潇潇见证变强,我一人杀穿黑暗诸天凶案一号记录独战一生盛世华庭之帝妃难当西游:我打造了炼狱版八十一难风魔叶罗丽仙境之重轮回剑斩苍穹我就是剑我的地下城与魔物玄幻:娘胎修炼,开局绑定天道老婆!饿龙物语驭兽狂妃:魔君乖乖让我宠开局签到五行灵根我不当杀手好多年神炎封魔录重生之现代巫妖王金元岛云国传说先生总想送我去投胎补天道混沌世界——魔王之路最强豪婿陆凡道长!帮忙驱鬼
25小说网最新小说:帝王神脉开局签到,我是叶家无敌老祖开局获得不死分身召唤文武高手,纵横异世大陆穿越洪荒,我加入了妖族封神,吾乃大商闻太师宇茫,永恒执念反派:我把气运之子都撸秃了六界传说:天魔归来变身:养成小姐夫看我有点不太对术士传奇之星涯传玄幻:家族弃少,竟是重生大佬!赛博修仙:我为剑仙诡异心脏盲盒系统:坑爹神器玄幻:最强反派恒宇录反派,衰神附体,请道友留步!不能修炼?我的修炼体系前所未有九天破圣我真不是魔道高武,青梅薅出来的无敌决战仙谷修仙一月创系统,人人修仙弑神明九叔:从第一只僵尸开始做野道士我们小小蝼蚁,复活复成救世主?万世灵祖前传重生山神:带着花妖闯洪荒开局长生不老,氪金就能无限变强神奇宝贝异界游我以功德成就仙神果位神级脑域万物兑换修为,我修炼没有瓶颈愚狂仙反派日记:怎么感觉你们在演我星辰决赏金七人我要当武神,卷死那帮天才大千神座天子你也敢退婚?十万剑仙下凡尘借我血脉生子?岂不知正合我意从科技文明逃出来的修仙者我,战争兽人,什么都要!枪狙诸神玄幻:投放万界,草鸡变凤凰!我是神赵云,开局捡到戏志才后代大佬姐姐们倒贴主角?我被迫无敌半坡残神天珠坠缘心灭